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生活时尚

2020年奥斯卡:两次狂奔

Louis hothothot:奥斯卡8000多位评委,逆流而上,对异域文化、对非英语裔创作的开放度上,史无前例地向前狂奔了一大步。

今年的奥斯卡可以说是神仙打架,难以取舍。最终《寄生虫》破历史纪录地拿下最重要的四个艺术大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国际影片。破了李安的《卧虎藏龙》的纪录,也破了墨西哥三杰卡隆的《罗马》的纪录。

《寄生虫》破历史纪录拿下最重要的四个艺术大奖

在说《寄生虫》之前,先来谈谈唯一一部在中国院线定档的奥斯卡电影——《1917》。一向说金球奖是奥斯卡的前哨,拿下金球,奥斯卡就不远了。可是,今年的《1917》是个倒霉的例外——它可是拿下了金球奖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两个最重磅的奖项的!但是在奥斯卡上,它拿下的最佳摄影、最佳混音、最佳视觉效果奖,都是最重要的技术大奖,也都是奖励出色的身体体验的。

说到身体体验,这个应该是当代电影的一大特点。《1917》和当年的奥斯卡获奖大片《拯救大兵瑞恩》一样,是个“金羊毛”结构——角色完成任务的一次旅途。剧情是这样的:男主和男配要在8小时之内,穿越敌区,给友军送一个消息。男主一路“打不死的小强”,一个人血战狙击手,勇跳悬崖瀑布,再狠心拒绝要他留宿的法国女人……这个送信员一路铁人三项,完成1917年的年度狂奔。

可以说,看电影《1917》,看的就是鲜肉士兵狂奔了两个小时,看得我肾上腺抽筋。如今,《1917》已经在中国院线定档,再加上也没什么好删减的。相信,他很快就会在中国开启年度狂奔。

说来也有意思,导演萨姆•门德斯,是在好莱坞如鱼得水的英国大导,而且他塑造角色是有一手的。当年的《美国丽人》把凯文•史派西的人设塑造得峰回路转,细腻又丰富——于是,他拿了奥斯卡影帝。然而,在他初次涉猎战争片的时候,门德斯采用了技术流实验,放弃了他们本来已经驾轻就熟的人物塑造的经典手段。如果把这种实验仅仅看成是导演个人试图突破自己的选择,那么这个看法有点简单。因为当代电影的转型,很大程度上受到流媒体的影响。众所周知,流媒体正在快速蚕食电影院的观众,人们越来越倾向于呆在家里看电影,或者干脆不看电影改看电视也不错。如此一来,电影院更愿意加大声画质量和沉浸体验的竞争力,来留住观众。

要做到这一点,电影更依赖的便是摄影和声效,而不再是编剧。《1917》中最有代表性的,便是那场夜奔的戏。当信号弹升入天空,废墟的浓郁阴影随之快速变化,一种如幻如迷离的废墟美学,完成了《现代启示录》里曾出现过、但是没有做到极致的视觉美感。

罗杰•狄金斯凭《1917》再获奥斯卡最佳摄影奖

这份功劳要首推英国老牌摄影师罗杰•狄金斯,老爷子好莱坞风云几十年,拿下15次奥斯卡最佳摄影提名,完成了包括《肖申克的救赎》、《老无所依》、《革命之路》等历史名篇;然而,在奥斯卡上却常年陪跑。前两年终于凭《银翼杀手2049》终于如愿以偿第一次染指奥斯卡的时候,全场起立鼓掌,祝贺他拿下这迟到的荣誉。今年的奥斯卡上,他再次凭《1917》获得这一荣誉,台下又是一片心悦诚服的掌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大发五分11选5—幸运五分11选5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大发五分11选5—幸运五分11选5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