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英国脱欧

英国12月大选:党派混战与变相的脱欧公投

何越:脱欧之争逼迫传统两大党保守党与工党重新洗牌站队。各党“五马分尸”般的姿态,很有可能再次造就悬浮政府。

11月5日晚,我收到英国国会下议员索梅思爵士(Sir Nicholas Soames)秘书的回复。索梅思爵士是丘吉尔的外孙,保守党老臣,备受党内尊重。邮件说:“亲爱的帕金森(我的英国姓)夫人,索梅思爵士让我感谢你的来邮。爵士对于无法接受你的访问感到遗憾,因为就在今晚,他将结束长达37年的国会下议员的生涯。爵士非常抱歉无法在此事上协助你。”

英国snap election(提前大选)11月6日正式拉开帷幕,包括爵士在内的所有下议员同时在5日晚失去议员身份。他们绝大部分会回到选区参加竞选,迎战12月12日的大选。而包括爵士在内的几十名重要政治人物选择了退出政坛,解甲归田。

一位老臣,以这样悲催的方式离开,让我感到凄然。此时英国仍处在脱欧的漩涡中央,出路迷茫惨淡,提前大选是唯一的出路:它存在产生majority government(多数席位政府)的可能性,可将脱欧快刀斩乱麻;但它亦可能再次产生“悬浮政府”,让脱欧局势陷入更深的迷茫。所以此次大选既可能是“脱欧的结束”,也可能是“脱欧更深麻烦的开始”。

与另外20位资深保守党议员一起,爵士此前被约翰逊收回了党鞭,因为他们公开违抗首相旨意,竟然加入反对派阵营,联手投票通过阻止无协议脱欧动议。脱欧三年半,多少议员为了政治饭碗改变初衷与立场(最明显的代表就是约翰逊),而爵士自始至终情怀未变。他如今为维护信仰情愿选择主动出局,不再从政。脱欧前夕,我曾在爵士下议院的办公室采访过他,爵士是坚定的留欧派,当时虽然约翰逊已改弦易辙选择支持离欧派,但他仍然维护约翰逊,支持他成为英国首相。三年半后的今天,爵士对待昔日好友的态度犹如公敌,公开指责保守党已成为脱欧一派,并拒绝将约翰逊与其外祖父丘吉尔相比较,指责约翰逊“不配做政治人物”,“靠编造欧盟的谎言当上了首相”。

很难想象历史将如何评价21世纪初英国发生的这场积重难返的怪象。这场脱欧战役逼迫英国传统两大党——保守党与工党——重新洗牌站队。爵士批评的没错,保守党已从一个中右政党迅速蜕变成纯粹的极右脱欧大党——与全球化与自由主义反道而行。这是脱欧形势下的必然与无奈之举。自从约翰逊2016年选择了离欧派,与留欧派主将、时任首相及保守党党魁卡梅伦对抗,保守党党内脱欧与留欧派的对决就已拉开序幕。可以说,在特里萨•梅时代,留欧派在保守党内多少还有活路,只是造成保守党内路线混乱不堪,最后梅首相被迫请辞下台;到了约翰逊主政,在军师卡明斯主导下,保守党全军向最彻底脱欧的党派形象狂奔,宁可铲除索梅思爵士等“顽固不化”的留欧老臣,亦要保证保守党的纯正代表人民意志的脱欧形象。

明确脱欧立场是保守党赢得12月大选的关键,保守党做到了。眼下正在展开的这场大选其实是一场脱欧大选,或者说是一场变相的全民公投。要想赢得大选,首先要押好赌注——留在欧盟,还是离开欧盟,以及怎样离开欧盟;其次才是经济建设、福利分配等议题。

今年7月24日,约翰逊在唐宁街10号发表了意气风发的就职演说,当时他宣誓“铁定10月31日脱欧”;就任首相不到4个月后,11月6日他再次在此标志性大门面前发表演说,这次他在解散政府和下议院,宣布大选正式开始。如果12月大选战败,他将被列入史上最短命的首相名册。此次演讲他调子温和,不再是此前的宁死不屈的斗士形象,他只是以号召性语言,反复使用排比语句,说:“跟我来……跟我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大发五分11选5—幸运五分11选5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