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别策划

吴甘沙:驶向无人驾驶的未来

“技术创新如同是在黑暗的甬道摸索前行,你永远不知道那一束光会不会照进来,唯有努力向前。”

再次见到吴甘沙,是在他位于北京中关村的办公室。

穿着轻松的他从会议室里探出头来跟我们打招呼。果不其然,依然是一身牛仔裤和带着公司Logo的黑色T恤打扮,典型的技术精英形象,一头银灰色短发,显得十分干练。

2016年,吴甘沙从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的位置上离开,创办了一家专注自动驾驶的公司——驭势科技,试图在商业世界里,用想法和技术打造一个真实的无人驾驶世界。创办三年多来,驭势科技在自动驾驶领域成长速度飞快,在很多商业化的场景中不断落地。

人工智能的出现让人相信美好的新世界就在不遥远的未来,所有人都在寻找一条通往未来的路径。但新一轮技术浪潮的竞赛异常激烈,创业者面临的孤独与压力往往难以想象,很多时候需要大胆告别过去、打破自我设限,不断创新,持续地征服不确定性。

“这是一场生死时速的考验,我不敢有任何喘息,”吴甘沙说,“技术创新如同是在黑暗的甬道摸索前行,你永远不知道那一束光会不会照进来,唯有努力向前。”

世界又是平的了

吴甘沙的无人驾驶世界,是没有边界的未来,革新但聚焦。

“美国的卡车司机入睡了。印度的远程安全员便可以上岗接管这辆卡车几个小时,帮助司机度过最疲倦的那段时间,”在吴甘沙看来,无人驾驶并不仅仅就意味着完全真的“无人驾驶”,这是所有人的终极目标,伟大而遥远。更容易实现的“无人驾驶“是把司机从车里移走,远程对汽车做一些必要的监控,“这就真正接近无人驾驶了”。

就像是美国经济学家托马斯·弗里德曼的那本著名畅销书《世界是平的》所写的那样,外包是使世界变平的十大力量之一,而自动驾驶技术正在让“代驾”成为新的外包业务。美国司机的夜晚,正是东南亚“代驾们”的白天,他们通过远程技术对汽车的行驶进行监控,遇到紧急状况,汽车的自动驾驶设备会让汽车减速,这时候东南亚的“代驾们”便会接管汽车,直到度过危机,然后再交回给自动驾驶。

这是吴甘沙解决问题的路径,他是技术乐观者,更是一个脚踏实地的实干家,他坦言这个行业最近没有亮眼的新技术,现阶段需要更着眼于怎么把现有技术转化为稳定可靠的产品。正如他反复提到的,“不要高估技术的短期,不要低估技术的长期”。抱着这种理性态度,他不断带领驭势科技在商业世界的多个细分领域进行尝试,在demo(演示),deploy(部署), deliver(交付),dungeon(地牢)的路上稳扎稳打,勇敢地缩短现实和未来的距离。

安全永远是第一要义。驭势科技选择在多个场景下不断完善无人驾驶技术。“机场是一个对安全性要求特别高的地方,但也是对自动驾驶需求特别旺盛的地方,这也是我们实践技术的最佳场地之一“,吴甘沙的团队针对机场的物流、交通需求,打磨出了适合机场的无人驾驶接驳车,早在广州白云机场进行示范运营。未来,他们还将探索把物流车、巡逻车等等都变成无人驾驶车,光一个机场就有足够丰富的场景。

从刚需入手,找到技术的运用场景,提供有温度的服务体验是吴甘沙思考的原点。他们和一些商业地产合作,帮助那些拎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者便捷地抵达自己远在停车场的汽车。“你用手机呼叫一辆接驳车,输入你的车牌号,这辆接驳车借助计算机视觉等做定位,能够方便快捷地把你送达你停车的地方”。

此外,在吴甘沙眼里,中国的城镇化是自动驾驶大有作为的天地。“大家知道中国有很多新城新区,特色小镇,在驭势成立之初,我们和领先者尝试在小镇进行规划早期时就把无人驾驶的概念放进去,然后针对这样场景,量身设计新的无人驾驶车。我们把它叫做‘城市移动空间’。”吴甘沙团队设计的无人驾驶概念车还夺得了世界设计奖——红点奖,历史上只有三辆无人车获此殊荣,吴甘沙对此很自豪。

如何把为汽车建造的城市,转变为以人为中心的城市,也同样是吴甘沙关注的重点。伟大的城市能够产生大量的交通流量,但是交通流量却不能带来一个伟大的城市,“因为拥堵能毁掉任何一座城市,中国一天有10亿小时浪费在路上”,吴甘沙不无痛心地举例,而城市微公交是他给出的一个阶段性的解决方案,“这样可以有效地接驳城市主要交通工具,满足城市通勤的微循环。

作为公司的CEO,抱着用技术弥合不同世界的鸿沟的初心,如今的吴甘沙会花很多时间去见客户,这是一种他在英特尔工作时少有的状态。走出去,聆听行业与客户的声音,然后带着自己的判断力和商业直觉去发现属于自己的机遇,用创新的钥匙打破常识,撬动未来。

狮子还是兔子

在被问到,作为一个创业者如何跟实力资金都雄厚的巨头们竞争的时候,吴甘沙用了一个很富有深意的寓言来回答这个问题:有一只狮子去抓兔子,结果没有抓到被其他人嘲笑,但是狮子说,这有什么可耻的,对于我来说这不过是一顿午餐,而对于兔子来说这是生与死的选择,谁会更拼命。

巨头们和创业公司就如同是狮子和兔子,两者的出发点天差地别,做事的方法也差别很大。在吴甘沙看来,对于没有技术和资金优势的创业者而言,“诗与远方”和“农村包围城市“两种思维都要有,但 “农村包围城市”不失为一种更好的策略,去那些巨头忽视的地方、去那些巨头不屑于去的市场,深入了解到每一个行业的真正需求,才能占领这个市场。

那么对于某些大公司来说,人工智能更像是餐桌上的美味,而不是赖以生存的救命稻草,主营业务好的时候会投入很多资金支持,但是一旦主营业务出现问题,那么最先砍掉的当然是占用资金、而没有产生太多效益的创新部门。

不过,面对今天市场上此起彼伏的无人驾驶企业,吴甘沙依然认为,这个市场的竞争是竞大与争,“竞就像是跑步比赛,发令枪一响,所有人都开始跑,谁跑得快谁赢;而争是所有人面前只有这么大一块地,有你就没有我,是存量市场的分配。”

今天的无人驾驶行业,颇似全球移动互联网市场经历的过程。2007年iPhone的问世宣告了移动时代的到来,此后几年群雄混战、洗牌和重塑,而今天我们看到的巨头们,像微信、头条、美团、vivo等等都是创办于2011年到2012年之间。无人驾驶也一样,2016年开始风口到来,到今天也经历了三、四年的混战,接下来就是洗牌的时刻,能够在这个过程中存活下来的,是很有可能成为无人驾驶领域巨头的那些公司。

“从历史上看,每一次技术变革,都是从小厂开始,小厂因为更适应变化、更容易变化,是颠覆性创新的摇篮,也是突破边界的热土,”吴甘沙讲到。确实,正如他所言,驭势科技现在做的就是不断地像经历生死时速的兔子那样全速前进,只有这样,才能有活下来的可能,但也正因为如此,驭势科技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寻到了自身独特的定位。

突破是要先放下再出发

这样一个全新的事业,是2016年吴甘沙从英特尔华丽转身时,从来没有预想过的。那时候的他,顶着全球知名科学家的光环、站在英特尔的大平台上,汽车厂商、合作伙伴,甚至是竞争对手都非常尊重他。和伙伴们联合创办驭势科技的时候,吴甘沙也是意气风发,他希望驭势科技能够驾驭无人驾驶的风口,打造全球领先技术平台。

但玫瑰色的想象很快就被现实戳破。“我的第一次深深的挫败感来自于一个合作厂商,他承诺三个月给我们交付产品,但是三个月快到,他跟我说抱歉,我们的生产线顾不过来,交不上货,”吴甘沙第一次有了很强烈的无力感,“在创业的过程中,也看到了很多冷眼,看到了很多背叛,更形象地说就是一开始很嗨,然后慢慢的掉下来,然后又逐渐在爬升的这么一个过程。”

他逐渐学会了两个“放下”:一个是放下身段,任何合作伙伴承诺他三个月交付,他都会给出更长时间的等待期,“不要心存妄想,什么时候都做好更坏的准备”;另外一个是放空,你会发现原来你的认知、你的世界观都存在着很理想化的地方,创业之后,你要把这些都丢掉,重新去学习,去建立一个世界观。

不过吴甘沙坦言,在整个创业过程中,其中最大的压力来自自己的内心,对自己产生怀疑,对自己选择道路产生动摇:如何在坚持和妥协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在什么时间点需要冒一点险、在什么时候需要保守等等,这些战略方向性选择的问题对于吴甘沙来说是最难的部分。“自古华山一条道,那么就没得选,硬着头皮也得上;但现在的问题是道路多得很,但是走哪一条路,需要考虑的东西非常多。

最近上映的纪录片《徒手攀岩》给了吴甘沙很多启示。这部拿下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的电影,讲述了徒手攀岩大师亚历克斯•霍诺德在无保护状态下完成人类历史壮举:攀登犹他州锡安国家公园“月光拱壁”以及优胜美地国家公园半穹顶“西北壁常规线路” 的过程。期间的绝大多数时候,亚历克斯•霍诺德都是一个人置于悬崖峭壁之上,身上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一个失误就是粉身碎骨。这让吴甘沙感同身受,创业也是一场无保护的攀登大赛,“失败不是一个选择题”,但这只是认知的一面;对于吴而言,此生能够加入到新一轮的技术浪潮之中更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使命。如今的他,人生迎来了新境,目光所及之处再也没有了界限,更多的是大胆地想象与执着地实现。

根据吴甘沙的预测,未来五年将是自动驾驶技术大规模商用的爆发期,他和他的同行们将会迎来更多的机会、以及更大的挑战。勇气和坚忍是吴甘沙给自己准备的武器,唯有如此,他才能在无人驾驶的创新世界坚持突破,探索让他为之期待的无界未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大发五分11选5—幸运五分11选5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